365bet线上投注_.365bet_365bet怎么充值职教网

?找回密码
?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“诡异的光”成为高考热门话题,连人民日报都发了评论:阅读理解考试改革不妨先行一步

2017-6-19 12:5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45| 评论: 0

摘要: ▌今年浙江高考语文卷的一道阅读理解题引发网友热议。这篇现代文阅读选取了作家巩高峰的短篇小说《一种美味》。文章的写作背景置于物质匮乏的年代,描写了主人公6岁时,一家人第一次喝鱼汤的记忆。该文最大的关注点 ...

▌今年浙江高考语文卷的一道阅读理解题引发网友热议。这篇现代文阅读选取了作家巩高峰的短篇小说《一种美味》。文章的写作背景置于物质匮乏的年代,描写了主人公6岁时,一家人第一次喝鱼汤的记忆。该文最大的关注点在于,作者在文末描述称,从锅里跳出来的鱼“眼里还闪着一丝诡异的光”,而其中一道题目,正是要求考生评析这个结尾。


考试结束后,巩高峰在微博中表示“标准答案没出来,我怎么知道我想表达什么”,并发表一篇题为《转发那么多锦鲤却败给一条草鱼,我把29万浙江高考生逼疯了……》的文章,后被外界理解为“高考阅读打败原作者”。


高考语文阅读题的命题思路是否应顺从原作者的本意?考生的个体思维能否得到真正的发挥?



“原作者做阅读题不及格”现象早已屡见不鲜


2009年,现代文《寂静钱钟书》被用作某省高考语文题,15分的题目,原作者仅拿到了1分。


2011年,某省份高考语文试卷采纳了现代文阅读《朱启钤:“被抹掉的奠基人”》,原作者只能得一半的分数。


2011年,福建高考语文阅读题选取了林天宏所写的《朱启钤:“ 被抹掉的奠基人”》,原作者最为纠结的是,题目让考生分析文中两次出现大雨的原因,林天宏对媒体透露,标准答案说了一堆,真正的原因是他写稿时窗外正好在下雨。


文章经常被选入语文试卷的知名作家周国平,最近更是专门出了一本书——《试卷中的周国平:对标准答案说不》,历数以自己文章为材料的55篇阅读试题,并附上了出题方的标准答案和作者本人的点评,表达了对阅读题出题方式的不满。


作家潘采夫近日也戏称:“我也偶然发现自己的一篇文章《他们曾骑白马穿过中国》被某位老师做成了阅读理解,出处已不可考,网上流传挺广,也不知难煞了多少高中学子。我试着做了一下,2分,还是看着面子给自己的。”



“诡异”的试题超纲了吗?

语文教师:没有超越学生的知识范围

浙江宁波柴桥中学语文组组长余永刚分析,“从考题设计来看,并没有超越学生的知识范围。”余永刚认为,小说取材于过去物质匮乏年代,对在2000年前后出生的考生来说相对陌生,这种距离感无疑增加了阅读难度。

巩高峰也对媒体表达出类似观点,他表示,现在参加高考的这一批年轻人,缺乏这种生活经历,所以理解起来有难度,冲突点就在这里。



语文阅读题有标准答案吗?

文教师:既然是考试选拔,就一定有标准


《2017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大纲》中,文学类文本阅读提出要求,要求考生能从不同角度和层面发掘作品的意蕴、民族心理和人文精神,探讨作者的创作背景和创作意图,对作品进行个性化阅读和有创意的解读。


既然要求“对作品进行个性化阅读和有创意的解读”,那么,语文阅读理解题目到底该不该有标准答案呢?


浙江宁波柴桥中学语文组组长余永刚既然是考试选拔,就一定有标准

既然是考试选拔,就一定有标准,但他同时也强调说,“文学作品的多义性、丰富性和模糊性使得设置标准答案往往会有很大的争议,这就要求答案设计既要规范,又要有弹性,不能用出题人的死框框,套考生的不同理解和思维。”



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时胜勋:“作者没必要参与命题”“作品上升到选拔考试的空间,并非意味着确定答案”

对考试命题而言,作者参与命题并无太大必要。“因为命题是一个更专业的过程,如果作者参与命题,或许可以保证答案的确定性乃至唯一性,但也有可能忽视了出题人与考生的创造性解答。”


“现代文阅读出现出题人和原作者之间的偏差不可避免,出题人对原作的理解,并上升到选拔考试的角度,至少表明该作品有较好的可阐释空间,并非意味着确定答案。”从文学理论角度来看,舆论对原作者的追问,恰恰忽视了文本自身的衍生过程。


周国平:按标准答案回答要点就算理解文本了,这就是现行语文测试的基本模式

周国平在《试卷中的周国平:对标准答案说不》中一直温和地表示,自己喜欢的题目是开放式的、能够联系学生自己的生活与心灵积累、没有标准答案的。但这样的题目在实际的试卷中少之又少。“能够按照标准答案回答出这些要点就算是理解了文本,这是现行语文测试的一个基本模式,我认为它不但把理解简单化了,而且阻碍了真正的理解”




语文阅读命题有哪些提升空间?

专家:语文命题需谨慎 应加强科学性


巩高峰透露,《一种美味》的主题是描写苦难,用的是反讽的方式,结尾突然逆转,提示了“美味”的含义有表里两层,一层是鱼的美味本身,另一层是通过这种鱼未入锅的结局,揭示一种在浅层次“美味”之外的思考。这样的结尾是一种“欧·亨利式”的结尾,带来一种魔幻色彩。 


高中语文老师:相对而言现实主义的文章更适合做高考题。

“相对来说,现实主义的文章更适合做高考题。”湖北武汉一位高中语文教师认为,“魔幻现实主义、意识流等文章有太多隐喻和个人化的象征,不适合出题,毕竟高考不是考文学家,也不是只招中文系学生。”

 

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时胜勋:出题尽量不要抠字眼

他认为,未来的语文高考阅读题尽量不要抠字眼,不要从犄角旮旯处出题。“另外,出题上还是应该有集体性,反复讨论,拿出一个比较好的方案。”时胜勋建议,高考出题还是要慎重些,邀请大学中文系的教授把关不失为一种好方法。

  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:命题要用更科学的方式

他认为,高考题在命题上应发掘更科学的方式。“例如,国外一些考试的考题会经过试测,然后做分析,对它的科学性做评价,最后才会用它来进行正式的考试。”


华西都市报评论:命题者最大的过失,在于在题目中采用了诸如“作者意图”、“作者想表达些什么”等极其武断的措辞。

评论员蒋璟璟在华西都市报上发表评论说:按理说,阅读题标准答案里的“作者意图”不同于作者的真实意图,这本就应该是大概率事件。命题者最大的过失,在于在题目中采用了诸如“作者意图”、“作者想表达些什么”等极其武断的措辞。此类说法一方面在逻辑上不够严谨,也有越俎代庖之嫌。


这就提醒出题者,在题干论述中规避这些窠臼,采取更加客观的表述与问法。




阅读理解的出题方式其实贴近现实生活?

一位名为“百寸书斋”的网友认为:阅读理解真正的目的不是让你理解作者与原文,而是让你理解出题者的意图,这才是阅读理解这四个字背后的真正含义。


阅读和理解其实是分开的,考察的是你两个能力,一个是从文章中收集信息的能力,另一个是你理解出题人意图的能力。有人会说这样的阅读理解题并没有什么实际价值,是应试教育错误的体现,但是当你走向社会之后,你会发现,这种方式还是最贴近现实生活的。在工作和生活中,你需要理解的是说话人背后的意图。明确了他的意图,然后才能实现他的想法。




实际上不是阅读题本身的错

而是评价体系过于依赖一纸试卷的问题

现代教育报评论员段思平认为:阅读题没错,阅读题“尽力”了,应该多些评价方式评价学生

bet36体育在线 合法吗语文教育的根本矛盾在于:一方面,我们希望能有开放的、直指心灵的教学思路;另一方面,又不得不用相对标准化的答案来进行评价。但这实际上不是阅读题本身的错,而是评价体系过于依赖一纸试卷的问题。阅读题大抵已经“尽力”了,通过试卷去测试学生,已经很难再有太多创新的空间;我们呼唤的是,除了考试题之外,多一些评价的办法和手段,引导学生真正提升语文能力与综合素养。



阅读理解考试改革仍需发力

人民日报发表评论认为:高考改革正在稳步推进,但“宏观层面”居多,对“微观层面”的改革尚需发力,阅读理解考试改革不妨先行一步。

语文教学中,阅读理解不可或缺,考试也必不可少,但要想达到真实检测考生语文素养的目的,题目不妨灵活一点,少点“标准答案”,允许“言之不同”,只要说得在理,就能得分。这样,无论是对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还是发散思维能力,抑或是增强考试的科学性、准确性,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
当前,高考改革正在稳步推进,但“宏观层面”居多,对“微观层面”的改革尚需发力,阅读理解考试改革不妨先行一步。


来源:

人民日报,张烁《高考阅读题作者不会?可以理解》

华西都市报,蒋璟璟:语文阅读题真值得吐槽?

中国青年网,汤琪,《高考题“诡异的光”引热议 语文阅读该有标准答案吗》

现代教育报,段思平,《作者答不对阅读题 究竟谁的错》

百家号,百寸书屋:浙江语文阅读理解题把原作者打败,这事做得对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3 下一条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扬州温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( 苏ICP备18048326号-1 )

GMT+8, 2019-10-27 08:44 , 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?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